文论 • ARTICLE

薇薇安·迈尔之谜

  • 更新:2015-12-10
  • 来源:
  • 编辑:zyimg

Cg-4q1YvOIqIbQ92AAmT2RCtGogAANCqgDQ9C0ACZPx443.jpg


薇薇安·迈尔 (Vivian Maier) 是一位传奇的摄影师,她一生拍了 15 万张底片,生前却从未发表和展出,甚至绝大部分底片和胶卷都未经冲洗。一位大隐于现代都市低层的女性,一生以保姆为职业,视摄影为生命,用一部禄莱相机在芝加哥、纽约等地的街头捕捉了成千上万的经典瞬间,为人类、为历史、为社会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影像遗产,生前却一直将其隐匿于皮箱之中秘而不宣。


有人将她比作当代的梵高,说她有布列松和杜瓦诺的影子,称她为女性版的卡
拉汉和弗兰克,并把她拿来与阿勃丝相对照,甚至被称为近年来摄影界最重要的发现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天才摄影师,是美国上世纪六十年代街头摄影中被历史忽略的一个重要人物。著名艺术评论家罗伯塔·史密斯评价:“她的街拍纪实摄影完全可以跟世纪大师比肩,二十世纪的摄影史上写进她一笔不会只是可能”。《纽约时代》专栏评论:“哈利·卡拉汉是人们拿来和薇薇安·迈尔比较的众多摄影大师之一”。《英国卫报》则评论:“薇薇安非常有先见之明,她的一些作品让人们想起黛安·阿勃丝的作品,但薇薇安的作品又远在黛安·阿勃丝之前。薇薇安做的许多事情都远远超越了她的时代”。


甚至连上帝都叹息她的才华,设定在一个契机下,让世人发现了这位特立独行
和双面人生的薇薇安,成了一个美国式的传奇,成了一个摄影界的神话,引起了世界各国影像研究专家、学者及摄影师们的高度关注。


薇薇安1926年生于纽约,自幼随母亲在法国长大。小时候薇薇安的父母离异,
她和母亲与一位叫珍妮·贝特朗(Jenane Bertvand)的摄影师,住在同一幢楼房里。珍妮对青少年时期的薇薇安产生了重要影响,以致于后来让摄影变成了薇薇安的一种生活方式。她 25 岁从法国回到纽约,1956 年搬到芝加哥,一直在芝加哥为詹世博家族做了16年的保姆。薇薇安对自己的保姆身份不屑一顾,她骨子里有一种法国人的清高和孤傲,常对政治和美国电影发表意见,并受到雇主的尊重和理解。正是当年詹世博家族允许她将一间厕所改造成暗房,所以才使得她有条件和机会完成她的拍照和冲洗工作。1972 年因孩子都大了,她便离开了詹世博家,去了丹纳休和乌瑟斯金家做保姆。到了 2007 年,生活窘迫的薇薇安已是 81 岁的老人,她租用的七个用于存放胶卷和杂物的仓储柜因无力支付租金,而被拍卖柜中的东西抵债。次年她摔伤后,被她看大的詹世博家三个孩子把她送进疗养院,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直到 2009 年 4 月她离开人世。


或许这就是上帝的安排,被拍卖的薇薇安 40 年拍摄的 15 万张底片、照片及未
冲洗的胶卷,却戏剧性地被芝加哥老照片收藏家斯莱特里(Ron Slattery)第一个买下了其中的两千多张照片和底片,随后地产商马洛夫又以 380 美元买下了一大批薇薇安的底片、胶卷和杂物。斯莱特里把这些照片放到了网上,马洛夫找到了当年薇薇安看过的孩子和她的邻居,听他们讲述薇薇安的故事,自费拍摄了纪录片《寻找薇薇安》并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同时英国 BBC 找到了第一个收藏薇薇安照片的斯莱特里和专门从事薇薇安研究的学者、芝加哥西北大学教授帕米拉,还有当年与薇薇安有过接触的邻居,通过斯莱特里收藏的大量的薇薇安生前亲自洗印的照片和底片,沿着当年薇薇安曾经走过的路重新去寻找薇薇安的影子,深入地对薇薇安的影像进行了专业研究和解读,拍摄了与马洛夫的《寻找薇薇安》不一样的英国BBC版的纪录片《薇薇安》。两部影片几乎同时于2013年下半年先后在美国及世界各地上映,几乎在一夜之间,薇薇安的传奇故事传遍了美国,传遍了世界,在各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引起世界各国影像专家、学者以及摄影师们的高度关注。由于网络的迅速传播,薇薇安的传奇自然也在亚洲、在中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2015 年 1 月,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墨子国际影像研究院影像研究课题正式立项,准备组织一些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对薇薇安现象及其影像进行一个全面的梳理和深入的研究。也就是说,想把薇薇安的原作展览引进来,并通过薇薇安这样一个典型的摄影家案例,进行多方位、多视角的探讨和研究,让中国更多的摄影师和爱好者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薇薇安。恰逢摄影热在中国全面升温,这无疑对当下“全民摄影”的中国,有重要的社会现实意义。


对于薇薇安·迈尔,我们最初也只是从那两部薇薇安的纪录片,以及网上支离
破碎的一些零星报道中获得一些信息,而且其真实性也都难以考证。首要任务就是把薇薇安的原作借到国内来展出,我便通过美国的一些朋友去寻找。通过各种渠道,终于获得了马洛夫的电话和邮箱,并一直试图与他取得联系,但未得到他的任何回复。后来发现他不愿露面是有他的原因的,尽管是他花钱买了这批底片,但是根据美国法律,薇薇安的这批作品版权的归属仍存在分歧和争议。薇薇安虽没有亲人和子女,但是薇薇安一个生前遥居欧洲的“老死不相往来的”远亲,却对这批东西提出了版权诉求,并且美国当局也已介入了这桩版权纠纷。怕惹上官司,马洛夫谨慎小心,从不出头露面,而是让他的代理画廊来全权办理相关事宜。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在美国朋友及一些机构的热心帮助下,一个有50幅作品规模的薇薇安不同时期经典作品的原作展览终于组织成功了,接着相继在北京、丽水和济南进行了展出,并在北京、济南分别进行了学术研讨,广受中外摄影界关注。


薇薇安现象在短短几年里便能在世界摄影圈内外引起如此巨大而广泛的反响,
历史上还没有哪位摄影师能够享受到如此的神遇。当然,这首先是因为薇薇安的保姆与隐士般的摄影家双重身份的巨大反差,以及她不为人知的神秘而传奇的人生魅力。但仅靠这些,还远不至于让全世界的人如此疯狂地去寻找和关注。对这位具有非凡精神的传奇“街拍女王”,到底人们应该如何去看待和评价呢?她40年如一日孤独地坚守拍照,是什么精神在支撑着她?难道只是简单的爱好和追求吗?她的生命意义到底在哪里?薇薇安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精神与生命的追问。著名理论家陈小波说:“一个大隐于市的低层女人,却留下了最具学术含量和价值的东西”。


美国芝加哥西北大学教授帕米拉说:“薇薇安首先是一位摄影师,其次才是一个保姆,她做保姆是因为她需要一个住处”。在“再寻薇薇安——中美专家论坛”上,著名理论家臧策则提出:“作为一位女性摄影师,薇薇安似乎已达到某种极致,她在摄影史上的地位有待于摄影史学者们去讨论,但就更深层的意义而言,或许薇薇安的人生才是他最好的作品”。



                                                                                                       曾毅
                                                                                               2015 年 12 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