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论 • ARTICLE

大爱无疆——真爱•博爱•统爱

  • 更新:2020-04-13
  • 来源:
  • 编辑:zyimg

淄博是齐文化的发祥地,早在两三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就已经形成了一个“百家争鸣”的学术高地和文化中心,并以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人杰地灵而倍受世人瞩目。微信图片_20200414131805.jpg

《稷下学宫》韦辛夷微信图片_20200414131809.jpg

《吾问东西》(稷下学宫与雅典学院)韦辛夷

     战国时期齐国是东方大国和文化圣地,齐桓公曾在这里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官办的最高学府——稷下学宫,与古希腊柏拉图创办的雅典学院形成了东西方文化的两大学术思想体系。两千多年来一直延续和发展,并深刻的影响着世界、影响着东西方、影响着各国的社会发展。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18.jpg

1979年曾毅在蒲松龄纪念馆参观12345.jpg

    淄博自古名人辈出,除了姜子牙、齐桓公、管仲等这些著名的政治家之外,在其后最有影响的历史名人中恐怕无人能位柳泉居士蒲松龄之右。因为蒲翁善讲故事,所以聊斋故事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是听着老人讲《聊斋志异》的故事长大的。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22.jpg

1988年曾毅在淄博组织调度中国摄影家协会四届五次常务理事会的大会活动服务工作

640OEQQ1Q9U.jpg

曾毅与孙其光、王建平在理事会的协调会上6402G0V0780.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42.jpg统爱为常务理事会刻写标牌,焦波和东川也在一起凑热闹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26.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30.jpg

这张照片没有统爱,因为他在为大家拍照640UHNLKUNG.jpg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淄博也涌现出了很多名人,如作家张宏森、画家韦辛夷、曾宪国、陶瓷工艺大师朱一圭、摄影家焦波等一些文化艺术界颇有影响的名人;同时这里也发生过不少令人记忆犹新的故事:如七十年代淄博日报原铁林事件、淄博青年摄影群体的崛起、在淄博召开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中国摄影家协会四届五次常务理事会、峨庄风情摄影大展等等。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37.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123136.jpg40年后在淄博一家养老院,曾毅隅遇1979年在淄博美术陶瓷厂创作《八仙过海》时认识的陶瓷工艺大师朱一圭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34.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45.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102717.jpg

2002年《山东画报》记者谷永威为曾毅拍《条条致富路20年专题重回峨庄,与20年前创作《条条致富路的主人翁朱永连见面。

    我早期的作品《八仙过海》(1979)和《条条致富路》(1982)就是在淄博美术陶瓷厂和峨庄拍摄的。四十多年来,我与淄博文化界和摄影圈里的朋友一直以来交往甚密情谊笃深。

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50.jpg

2002年曾毅在淄博电视台接受采访,彔制《照片背后的故事》微信图片_20200414081554.jpg

曾毅与其光、统爱等淄博影友在起

一切因缘而起,一切又因念而生。正是因为我与淄博的这些历史因缘和因摄影而发生在淄博的那些故事,所以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就在淄博结识了其光、玉鲁、建平、东川、焦波和统爱等等一大批摄影圈里的好朋友,至今已有三十余载。在摄影圈里或者说在文化圈里,当说起统爱时大家几乎都象熟悉蒲松龄一样熟悉他。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人们知道蒲松龄才熟悉刘统爱,倒是有很多人尤其是摄影人,因为认识刘统爱才知道了蒲松龄。其实在很长一段时期,刘统爱和蒲松龄的名字是无法分开的,因为不管你要去蒲松龄纪念馆参观还是拍照,刘统爱这道门你总是绕不过去的,因为他是蒲松龄纪念馆的馆长,还是淄博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严格意义上讲,摄影并不是统爱的本职专业,其实早在50年前他是在文化馆写字、画画、办展览,后来又在大学美术班学习,师从徐金缇先生留校教授美术。上世纪八十年代年又先后到淄博市博物馆、蒲松龄纪念馆和图书馆去当馆长。几十年来,可以说他“官运亨通”,当然这个“官”并非人们说的政府大员,而是博物馆、纪念馆或图书馆的正七品“太史”,因为他勤政务实,管理有方而深受领导赏识。说实话,其实统爱并不适合做“官",因为在“官”场上他的主要精力和时间都要化在冗缛繁琐的行政事务、错纵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各种迎来送往的社会应酬上,倘若不然凭着他的才气和功底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更有成就的画家或摄影家。这就是前面我为什么说摄影不是统爱的本职专业的因由。然而由于他的兴趣爱好使然,令他在为官从政之余仍不忘初心勤于创作,义无反顾的执著于摄影艺术事业,并取得了丰硕的摄影艺术成就。同时也是因为多年来他对摄影事业殚精竭虑和无私奉献,尤其是统爱那种胸襟坦荡、幽默睿智、勤勉谦卑和温良恭俭让的敦厚秉性,加上他与聊斋先生一样善讲故事,使得他在淄博摄影圈里人脉丰厚广受赞誉,所以他虽身居三馆“官场”,心却在摄影“江湖”。在主政淄博摄影界的十年中,他不负众望,团结统领摄影界“三军”,秉承传统、开拓创新、创造了淄博摄影界的新辉煌!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回想与统爱自“不惑之年”相识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今天,感觉似乎只是三十分之一秒的弹指瞬间,三十多年的时光和路途,我们相互帮衬和搀扶着一路走来,回首望去,看到了我们一路上留下的足迹和汗水,当然还有我们的友情与经历……

6404JC6OWTI.jpg

640LO7M1HIZ.jpg

微信图片_20200414085119.jpg

2020年1月18日,意大利佛罗伦萨国立美术学院授予曾毅荣誉院士称号和米开朗基罗金质奖章微信图片_20200414085143.jpg

今年1月18日,我刚刚在意大利参加了佛罗伦萨国立美术学院荣誉院士授予仪式和米开朗基罗金质奖章颁奖典礼,24日(除夕)中午才返回济南。春节期间一天我突然接到统爱的电话,说他七月要在云志艺术馆办个展,约我为他策展并写点东西,可是时下正逢疫殇蔓延的至暗时刻,人心恐惶思绪不定。加上我手头上还有一大堆积攒下来的文案要处理,故而一拖再拖,直到昨天才总算完成了初稿。甚至文中的字里行间还未及细琢和复校,或多有舛误,伫望诸位良师益友多予赐正。

 
591.jpg

猜你喜欢

热点资讯

站内检索